过去的两个月

这两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吧。。

感觉在NOI之前不记下就会随风而去啦。。


去了一次夏令营,签了一个一本。

去了趟雅礼,还去了次师大附中,感觉都很奈斯啊。

认识了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很好很好的同学。

特别是雅礼机房众,符蓝口音好萌啊好萌啊

重庆小哥也好有喜感啊QwQ,斗地主太神了。


师大附中只在某个晚上去了一次,毕竟只是去玩QAQ,但还是感受到了一个竞赛强校的厉害之处。

毕竟是敢立一块攀登碑来专门记录国际金牌选手名字的学校啊。

(虽然听说APIO金牌也可以甩上去,不过信息似乎只有PTY啊)


六月份的时候,做了BZ的NOI十连测,成功水到了1000块。这是我最自豪的事情,...

记最后一场省赛

DAY0

和一群老司机坐车到南充,啊啊啊感觉南充好荒凉。但是宾馆好豪华。。

下午试机赛,四道A+B,A了一道线段树跑路了。

然后颓颓颓。

晚上颓颓颓。

DAY 1

吃了顿不愉快的早饭。

看了场奇怪的开幕式。搞得真的好水。

九点钟考试开始。先看A题,发现是一道特判题。三分钟后二队A了。我们好像搞麻烦了,12min才A。

在此同时我发现I题是一道思博dp,抓紧手速A了歪榜成功。

终于拿到rk1不是很虚了。然后就和队友看了一下E题,又是一道特判题。乱搞搞之后A掉。这是第二名才两道题。不虚了

看到F题:Floyd-Warshall 似乎有点不对。但是看了看就是bfs预处理一波就好...

CTSC&APIO2016

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路上


万人都要将火熄灭,我一人独将此火高高举起


    ——《祖国,或以梦为马》,海子


我以为当我回过头来看这几天的经历的时候,会写下很多的话,结果像是有什么莫名的屏障,阻碍着我写下任何东西。


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,这今天算是我高中最开心的几天。


我不想解释CTSC的第一天是如何爆炸的,反正只有5分,没有其他的借口。


我也不想去多说CTSC第二天如何翻盘失败的,我相信因果,失败总有他的原因。


APIO看起来考得还不错,但是加上B类选手之后,全国要排到第五,而且是很多集训队爷没考的前提。...

【SCOI2016】解题报告全

SCOI2016解题报告

——成都七中 杨景钦&&唐宇豪

2016.04.09 第一场机试

第一题

题意:

给你N个互不相同的字符串,记Si为第i个字符串,现在要求你指定N个串的出现顺序,我们用Vi表示第i个字符串是第几个出现的,则V为1到N的一个排列。我们希望你指定的出现顺序可以使总代价最小

一个出现顺序的代价的计算方法如下:

依次考虑第i个串Si对代价的贡献:假如存在一个串Sj,Sj为Si的后缀,且Vj>Vi则第i个串对代价的贡献为N*N

否则,如果不存在一个串Sj,使得Sj为Si的后缀,则第i个串对代价的贡献为Vi

否则,记Pi为所有满足...

SCOI2016 day1

(为了防止明天没有写博客的心情,先把day1的东西写了)


早上起来感觉浑身难受,头痛眼花,以我多年在大考前生病的经历来看,铁定是感冒了。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昨天还很疼的喉咙,今天好多了。


8:00发现机器故障,考试推后半个小时。(D盘无法读写,结果一个重启就搞定的事情一群专家搞了好久)

8:20拿到题目,扫了一眼文件名发现没什么头绪。

8:30正式开始考试,我看了一眼T1,没什么思路,翻了一下T2和T3,发现T3是原题,心中大定。然后回过头来看T1,发现第一种情况是用来逗你玩的,剩下的就是个贪心了。10分钟写完

T2乍一看:又是序列上的题放在树上?懵逼。O(qlogn*60*60...

UESTC 集训测试

T1 直接状压dp就好啦

T2 高一小朋友都会的题

T3 后缀自动机乱搞题

出这么水的题有意思吗

UESTC day2

上午讲校赛原题,特别无聊。


下午练的题难度简直参差不齐,第一题是2015上海区域赛最难的一道,后面两道题简直水的一笔,虽然我都会做。


晚上在张老的带领下终于可以出来了。然后一帮人聚在我的房间里面玩**杀

UESTC 集训day1

美好的一天是从赖床开始的。

电子科大实验中学感觉挺小的,似乎还是封闭式的管理,出个校门要老师家长一起,对于自由的cdqz同学似乎挺难受的。

钱桥老司机讲的课还是一如既往的水,没什么好听的,下午的题也挺水的,晚上的题都是做过的题。真是无聊。

本来晚上说好回宾馆的,被软硬不吃的门卫拦死以至于无力回天。只能憋了三个小时无所事事。

有些同学啊,都快18岁的人了,做事还跟三岁小朋友一个风格。真是不知道这么多年长哪里去了。

又是清明雨上

借用VAE的歌名当成标题,这并不是矫情。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面确实有很多人与我长久分离。

然而以下内容与严肃认真无关

4.2 清明第一天。和zcy,tyh组队打UESTC校赛。由于堵车,到场已经迟到了20min,此时他们已经通过了B题,正在调试G题。我只能默默地坐在旁边浏览题目。

然后发现A是三分钟题,C是容斥裸题。F见过的样子,当时应该没有细想,I题公式题,J题模拟题。另外四道题没有细看因为题面太长。

我在没有看G题的情况下好奇地问tyhG题做法。tyh:我们用扩欧解两个方程就好了。我:哦。。。(看了下范围)为啥不枚举呢。

tyh和zcy都是目瞪口呆.jpg

于是立马过了G和A。我...

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半个月后的事情


或许那时的我会嘲笑现在的自己“不就是个省选,把你吓成这样”


或许那时的我会羡慕现在的自己“不用上课,自由作息”


可能只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与回避,就像是老人们常有的讳疾忌医一样。


更准确的来说,是对于与自己所规划的未来偏离不大但又伤筋动骨的失败的恐惧。如同人们面对类人的生物那种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惶恐,也就是“恐怖谷”理论。


越是临近那个日子,越会在午夜梦醒的时候想起matthew99出的那套题中反复出现的“世事无常”,然后被这四个大字折磨地翻来覆去无法入眠。


也会想起去年省选的时候踌躇满志认为自己一定可以进队,然...

1 / 3

© yjq_1999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