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半个月后的事情


或许那时的我会嘲笑现在的自己“不就是个省选,把你吓成这样”


或许那时的我会羡慕现在的自己“不用上课,自由作息”


可能只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与回避,就像是老人们常有的讳疾忌医一样。


更准确的来说,是对于与自己所规划的未来偏离不大但又伤筋动骨的失败的恐惧。如同人们面对类人的生物那种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惶恐,也就是“恐怖谷”理论。


越是临近那个日子,越会在午夜梦醒的时候想起matthew99出的那套题中反复出现的“世事无常”,然后被这四个大字折磨地翻来覆去无法入眠。


也会想起去年省选的时候踌躇满志认为自己一定可以进队,然后第二天被“完全二叉树”击成碎片。那天晚上一个人在房间里面看着夜空,甚至有一刹那的时间想翻过窗户从15楼来一次不挂绳子的蹦极,最后拿着可以“再来一次”的借口安慰自己,接着走了下去。


但现在没有再来一次了,我是否又会像上次那样,或者说像无数次那样以一个近乎于滑稽的情况退役?


我不知道。


恍恍惚惚一瞬间,黄粱一梦二十年。


写歌的人假正经,听歌的人最无情


这世间有点假,可我莫名爱上它


评论(3)
热度(8)

© yjq_1999 | Powered by LOFTER